《我不是药神》中徐峥如何用QQ社群营销一夜暴富?

2018-07-12 来源:本站

最近一部《我不是药神》刷遍了朋友圈,豆瓣9.0的评分让这部国产电影成为今年上映电影的“爆”点,一开始看到这么高的分,小创是心存怀疑的,莫非又是水军刷上去的?抱着凑热闹的心态买了影票,看完后发现,电影被捧上神坛,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

选题大胆,以2015年的贩卖印度假药的陆勇案为原型,讲中国的医药话题。

 

这部电影能上映,本身就是一种进步。

 

要问这样的题材为什么会火?

 

这些年,看病难,看病贵,一直是人人皆知又人人沉默的话题。《我不是药神》不过是掀起了帷幕的一角而已。

 

每个人在疾病面前都是一样的,无论你的阶层、性别、种族、价值观,终究难逃疾病的侵袭。可是,生病的代价对每个人而言是不同的。有钱人可以住最好的特殊病房,可以用最好的进口药,可以拿钱买命。没钱的人却只能苦苦支撑,或者让家人拿命换钱。在天价药面前,别说底层,就是中产之家,也是海边的沙雕,说散就散。

 

穷人不敢病,穷人病不起,穷人的命就是钱!说白了,重病是悬在中国家庭头上的一把刀,刀砸下来,轻则耗干一个家庭的全部积蓄,重则自杀解脱,家破人亡。在疾病面前,我们就是如此脆弱,一场疾病压垮一个家庭。

 

就像电影里的吕受益(王传君 饰)这样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病人,只能依靠4万元一瓶的专利药“格列宁”续命,一瓶还只够吃一个月。“吃它就像吸毒,钱完了,人也就走了...

 

而电影的男主角程勇(徐峥饰演)本是一个靠卖男性保健品为生的中年男人,因为家暴,妻子另嫁他人,儿子也归妻子抚养,而老父亲又身患重病急需大额手术费,无奈之下,程勇打通了吕受益的电话,答应从印度“带”格列宁回来。电影中走私印度药的故事也就因此开始了。

 

身为运营人,小创注意到:程勇一开始历经艰辛,却没有卖出一瓶药,但是在打开刘思慧这个渠道后,药品瞬间供不应求。从运营的角度看,程勇贩卖印度药的过程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社群运营案例。

 

1、线下地推+深谙用户痛点 

当吕受益和程勇拿到了便宜的药之后,想要赚钱最直接的目的是要卖出去。怎样卖呢?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找到目标客户挨个挨个问,虽说这个方法很笨,但却是了解用户需求最直接的渠道。

 

虽说他们经过一轮地推没有卖出药,但是他们推广的方式确实值得学习。比如吕受益的推广说辞。

 

“印度格列宁5千块钱”

“专门治白血病的”、“很便宜的”

“你以前吃一瓶现在可以吃7瓶”

 

这里重点突出了药物的价格,可以说是「深谙用户需求」了!再者,吕受益在卖药时一直强调自己也是病人,吃过了效果很好。「从用户的角度去赢取信任」。

 

在新媒体营销中,了解用户痛点和需求特别重要。

 

 2AB方案+意见领袖+社群赋能+群裂变 

 

当吕受益和程勇卖药受阻的时候,及时调整方案,采取直接搞定病友群群主的方式来卖货。这其实是一次思维的转变,当一种营销方式行不通时,要及时转变思维换一条路,准备好AB方案」,这也是营销人所要掌握的。

 

至于寻找病友群群主这个方式,和现在主流的知识付费玩法类似。找行业里面一些拥有话语权的人,搞定了他就搞定了他所影响的一群人。这就是「意见领袖」的重要意义。

 

吕受益在说服群主刘思慧时采用的逻辑是这样的:价格便宜 → 药效完全一样 → 我已经吃过 → 你女儿可以试试 → 在群里推广。先让对方知道她能获得什么好处,再说自己的需求是什么。

 

当然,这种“利他”的方式最终落脚点还是“利己”的,只是“利他”,再“利己”。马爸爸也一直强调“放着长远的眼光,用利他主义的方式,做利己的事!”。你先让别人看到利益,看到他能得到的东西,那么被拒绝的概率就会小很多。

 

搞定了病友群群主之后,通过QQ群,立马联系到辖区内的所有医院群主。这样高效率的找到大量精准用户是「社群赋能」的结果。

 

吕受益、刘思慧、孟浩、刘牧师在电影中扮演了双重身份,既是卖药人(运营人),又是买药人(用户)。作为白血病人这个社群中的用户,他们是核心用户群体,程勇给他们的药价是一瓶 3 千块。

 

对于其他群主,他们属于社群中的“局部意见领袖”,能影响到自己所覆盖的粉丝群体。程勇给他们的药价是 8 折优惠(4千块)。

 

而那些普通的用户群体就需要承担全额 5 千块一瓶的药价。

 

这样的安排很好理解,用户的贡献值越大,就可以给他更多的奖励,对他进行激励。

 

 

既然大家成了一个利益相关的群体,那么就需要建立一套大家奉行的规则。

程勇说:

“以后咱们就这么卖,原则就是低调,出了岔子,谁都没药吃”。

我们也可以将其理解为社群规则,目的是建立大家共同认可的长期目标和价值观。

 

在后期程勇决定不为钱只为了救人而卖药的时候,思慧(病友群群主)在全国的病友群里发布了消息,一时间,整个电脑屏幕都被QQ聊天页面占领。来自全国各地的信息铺天卷地而来,通过总群到地方群再到医院群,就像病毒传播一样,利用「群裂变」的力量招揽了大批精准客户。

 

这种操作与我们今天所说的裂变在底层逻辑上是一样的,只不过如今开展裂变还需要一些外在的福利,否则大家不愿意进行二次传播。

 

比如:支付宝的奖励金活动,邀请一个用户领取红包并消费,就能获得两份奖励金,多邀请多奖励。

 

 3、渠道为王+用户为王 

 

因为程勇掌握了“印度格列宁”的渠道,他才能靠着倒卖药品大赚一笔。才有后来的咸鱼翻身变“药王”!也由于这个渠道的重要性,有人花他两倍的年利润买下了这个渠道。

 

这是一个「渠道为王」的时代。如果没有便宜药的渠道,患者只能吃正版的4万一盒,就像影片里的阿婆一样,吃了三年,把房子吃掉了,家人吃垮了......

 

而渠道对于新媒体营销的意义在于有了渠道就有了话语权,有了多元的选择。知道哪个渠道推广转化率高成本低,知道哪个渠道有利润,知道哪个渠道没有搞头......渠道说白了就是资源,而资源就是机会,机会就是钱!

 

除了渠道为王,影片还教会了我们「用户为王」。可以简单的理解,程勇是商人,而所有的患者都是他的用户。当商家让用户满意了,用户才会护着他。这从警方来搜刮“假药”时阿婆对于程勇的庇护,还有最后程勇入狱时候大家摘下口罩集体目送都可以看出来。

 

而一旦失去了用户的庇护,没有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,就会出问题。比如买下程勇的代理权,然后把药的价格升到了2万的张长林,最后就因为失去了核心用户群体的庇护,自然就倒了台。

 

是否用了心,产品是好是坏,内容是真的干货还是故弄玄虚,用户都心知肚明。所以在做新媒体的内容或者服务时,把用户伺候好,用有心的内容换取用户真心的追捧和信任,才是硬道理!

 

看完电影后,小创不得不承认,《我不是药神》确实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,正如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不同的人看《我不是药神》也会有不同的解读。


从运营的角度,我们再来最后总结一下电影中带给我们的社群运营的知识点:


1)市场调研。任何产品运营之前,我们都需要进行市场调研的,吕受益从“价格低、药效一样、市场大”等角度说服程勇,其实是证明了这个产品的可行性。


2)建立可依赖性的社群。运营社群需要让大家建立共同认可的长期目标和价值观,提升大家对社群的依赖性。只有用户长期依赖于你,才会减少用户流失率。


3)社群分类。根据产品or服务以及用户群体的不同,以地域、兴趣或是其他来分,将用户进行分类管理,根据不同用户的不同需求,进行精准推广。


4)用户差异化运营。建立“多劳多得”、“贡献越多优惠越多”的激励体系。让用户自主分享传播,实现裂变运营最大化。


以上,就是小创关于《我不是药神》这部电影总结的一些运营技巧,如果你觉得对你有帮助,请动动手指分享点赞,更多咨询,欢迎留言。

关键词: 社群运营